夢裡的媽媽很年輕,伸出長長的手臂,使勁掐住我的脖子。

「你去死好了」

但我已經沒有會死的恐懼,沒有喉嚨被掐住的窒息感。

「你才去死好了」

我已經忘記自己有沒有攻擊她,雙手卻有慢慢使力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