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從外界的反應來確定自身存在的意義,
因為自己無法確認自己的存在,所以需要看見他人眼中的自己,
或者去聽去感受,自己在別人心中是什麼模樣。

外在世界就像是自己的鏡子,人類在其中看見自己的身影,
是自我存在的標識,也是證明。

然而存在也是痛苦的,不是因為遭遇悲慘,也不是因為人們尋求痛苦,
而是自我本身即痛苦。

因此,由是否為人所愛、為人所記憶,或為人所需要來肯定己身的存在是否正確,
註定是要落空的。
外在世界不過是一面鏡子,
自我消失之後,鏡子也不再映出身影;
或者倒過來,如果沒有這個外在世界,自我也無從存在。
現在、過去與未來,記憶與活著的證明,只存在於自我的認知中。
除去自我這個部分,存在本身是不需要證明的,
也沒有活著與死去的概念,當然也沒有誰的存在比較高等。

如果想以讓別人難過的方式來確定己身的存在,也是註定要落空的。
或者說,存在本身不需要證明,只有自我需要證明;
一切尋求自我存在是必要且正確的努力,終究是徒勞無功,
因為這個自我,本身就是從外在世界這面大鏡子所映照出來的幻象,
哪裡能找到什麼證明呀?
所以,一再收到破滅的訊息,「你的存在不過是幻影」,
自我想不痛苦都很難,對吧?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