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栗花(White Chestnut)

這個處方幫助那些無法停止不想要的思想、念頭或爭論對白進入腦中的人。通常這情形發生時,心無法專注於眼前事物。思慮不斷打擾著人且停留不去,有時可以暫時忘卻卻很快又回來,似乎會在頭腦盤旋引起痛苦。像這種令人不舒服的思想出現時,會趕走平靜的心,使人們甚至無法想到工作或享受日常娛樂。

                                                                                           ─巴哈醫生 (Dr Edward Bach) 

當我們的心被煩惱、反覆與不必要的思想困擾時就可以使用這個處方。巴哈醫生稱這個處方為「留聲機式」的療方, 因為這種一再重覆的思想、心理爭論或對話不斷在心裡重覆,就像不停播放的唱片,要停止又很難,讓人感覺非常疲勞無法集中精神。這個處方可以幫助停止這種「心理對話式」的漩渦,回復內心的平靜。

                                                                                            ─茱蒂霍華(Judy Howard)
希望可以緩解我的焦慮症狀(合十)

我被莫名的焦慮侵襲著,從去年11月左右開始。


最早是希望一段感情被父母親承認,
誰都清楚不是對象問題,一換再換狀況也不會轉好;
我跟我的父母親,本身就是一個僵局,
我也想和平地解決事情,或者根本不當一回事,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就好,
而每一次嘗試的過程都像在凌遲我一樣,
最痛的不是整個被剝掉一層皮,而是正在被一段一段地剝下皮來。


我開始痛恨自己的敏感,
為何必須感知到那些微小的情緒,即使只是一點點怨恨的漣漪,
而那又是看不見摸不著的,就算努力地告訴自己「那是幻覺」也沒有用,
我的身體還是激烈地痛苦著,
頭痛得像要裂開,平均一周鬧個一次,有時持續個一兩天,東西當然也別想吃了,
或是胃,偶發性地痛到讓我直不起身來,
或是呼吸,近來有越發嚴重的趨勢,常覺得要花好大的勁才能維持住,
出得多進得少,繼續下去真不知道會怎樣。


然而,並不是身體症狀讓我焦慮,或許生存本身就造成了焦慮。
我開始痛恨平常還算自豪的感受能力,
什麼東西都是雙面刃,這麼強大的功能放在日常就過剩得緊,
丟又丟不掉,啟動之後才發現憑現在的能力根本不知道開關在哪,
更別提關掉它了。


我開始嘗試一些奇怪的慢性自殺,
例如餓到讓餓的感覺變扭曲,或是讓身體感受跟意識斷離。
有一陣子,世界變成可疑的存在,像是一些顏色、溫度、聲音跟氣味的組合體。
我以為那樣就可以殺掉令我痛苦的能力,或者讓它減弱一點,
但是我失敗了。


思考讓我焦慮,而現在的我還無法停止思考。
天氣很冷,我討厭冬天,飄雨的夜晚讓我想哭,
回家也令我一路冷到骨髓裡去。
爸爸習慣用顯而易見的錯誤引起我的注意,
例如記錯我工作單位的名稱,同樣的話要我講兩三次,
或許他不是故意,或許真如他所言是表達關心,
但我只覺得煩躁。


是的,我個性很差,
我就是討厭別人先問我問題,我回答的時候又一邊做別的事,
之後要我重複再說一次。
我也討厭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槍,
有道理的話還可以忍,如果是一些陳腔濫調那就更氣。
至於有道理還沒道理,因為是我認定,
所以我就是性格惡劣,自我為中心到了極點。


唉,焦慮。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