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一個人去行天宮。

坐在迴廊上,陽光刺眼,香煙裊裊,
熟悉的氣味,熟悉的人聲呢喃,我閉上眼睛。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很少祈求自己的事;
甚至也不祈求,只是沉浸在一種傾聽的情緒裡。
聽著別人的遭遇,總覺得自己的苦難也能得到平息,
人們的相貌、性格是如此迥然相異,
生老病死、悲歡離合卻又如此相同,
這個世界,可愛也不可愛。

當天晚上,我夢見自己進入了一個遊戲。
遊戲裡,我有丈夫和孩子,過著逃亡的生活。
荒野,挨餓的感覺很真實,
受傷流血,痛的感覺也很真實,
真實到我幾乎忘了這只是場遊戲。
生命結束的時候,彷彿聽見孩子在傷心地哭喊,
可是那已經不代表什麼了,Game Over,
登出遊戲,我很輕鬆。

「叫你不要選這麼危險的人生,你偏不聽」
夢中,來接我的人如此碎念著,我報以一個傻笑。
或許,離開這個系統,也不是那麼困難的事吧。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