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宿疾了,昨天又復發,躺了一天也沒效。
醫生開了止痛藥,
另外診斷出心雜音,
月底要做心臟超音波檢查。

古人說「氣急攻心」,誠然也。

一個自我無限制擴張的母親,
一個只要保住自己就好的父親,
我還能說什麼。

在這個家裡,我看不到最基本的道德倫常,
把自己的好惡,置於做人處世的規範之上,
這是什麼道理?

只求自保、得過且過的態度,
不是這一次息事寧人就沒事了,
還有下一次、下下一次呢?
不作為也有不作為的後果跟責任。
對於父親,以前我會同情他,
現在我只覺得鄙夷。

一個極度沒有安全感、把控制欲望極度擴張的母親,
和一個心態上永遠缺席的父親,
至少讓我學會怎麼看人臉色,
讓我面對別人的任性跟無理取鬧,
學會不動聲色地做手腳。

但這有什麼好得意?
人不應該活得這麼萎縮而扭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letili 的頭像
beletili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not
  • 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