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從不覺得了解一個人會很困難,
如果我不了解某個人,
一定是我不想去了解,或是我不夠聰明而已。

只要我想做,沒有辦不到的事,
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真不知是從哪來的。

那時,我也以為大腦的理解與否,
將會決定我對人事物的好惡。
畢竟,如果你根本不了解那個東西,
怎麼能打從心底說出喜歡或討厭呢?

不過,所謂智性上的理解,
只是大腦用既有的資訊去「逼近」那件事情而已,
計算精密點,資訊充足點,誤差就小,
反之,差個十萬八千里也是可能的。
換成白話來說,也就是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
然後自以為了解了吧。

「其實我真的不了解那個人」,
現在的我,已經可以說出這樣的話,而不覺得自我挫敗了。
有趣的是,
在明白完全計算、完全逼近另一個生命是不可能的同時,
一直消沉的自我感竟然也得到了實現。

不知道是放下了什麼,又舉起了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