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跑去給朋友做傳說中會讓人睡死的德式按摩。
(置入性行銷:蘇摩工坊
傳說傳說,這是針對神經放鬆的按摩。
先從背開始,到翻側面的時候我已經不省人事了,
整套療程總共3個小時,我一直努力提醒自己要吞口水,
以防睡得太高興口吐白沫,整個沒形象。

感覺雖然是一段一段地按摩,
可是酸酸麻麻的感覺會自己往頭頂和腳底竄耶,
神經傳導的路線真是太神奇了,
我連在三總做電擊檢查的時候都沒這種感覺,痛都痛死了,
誰還管他有沒有反應。

按到肩胛骨的時候,我嚇了一跳,抖得很厲害。
接下來因為睡得太沉,所以完全忘記發生什麼事了T_T

不過,在這中間,我做了很清晰的夢,
夢見一個小女孩說,只要別人能夠愛她,要她做什麼都願意。
所以你才會勞碌命,我如此想著,又不知道睡到第幾殿去了。

療程結束朋友叫醒我的時候,
我有種幼稚園小朋友半夜被叫起床趕火車的感覺。

朋友說,「你很想找個出口或藉口,跟別人好好傾吐你母親對你的傷害,
雖然外表看起來已經好了,好像你已經看開了,
其實你還是很希望媽媽能夠愛你,
可你又太顧慮講話的時機跟場合,(還有對象,我插嘴)
想一想覺得講這些又改變不了什麼,最後還是把話都吞回去。」

這表現在我很努力吞那些莫名其妙多起來的口水怕它流出來 T_T
人生總是會有一些,很想要但是頂多只能得到補償的事情嘛,
像父母這種事,天又不能再生一個媽媽給我,
小時候被虐待也沒辦法再重新過一次小時候呀,
只好靠我自己想辦法看看以後能怎麼辦嘛。

朋友也說,「你已經把這件事內化認為是一輩子的缺憾了」(永遠好不了的傷)
確實,我也很討厭自己這麼在意這件事啊,
就算告訴我命運這樣安排一定有更大的用意,
或者這個藍圖的自己選的,幾乎所有的理由我都已經想過了,
還一直想理由就表示我根本沒有接受吧,
就像希望一個不愛你的人能夠愛你,奇怪的執著。

結果我沒有好好睡過禮拜六,
一早就被喉嚨痛醒,起床喝水再躺回去,
兩小時之後喉嚨不痛了,倒是身體燒起來被熱醒,
下午出門頭又痛得很起勁,是不是打算要從頭痛到腳啊?Orz

總之,德式按摩很棒。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