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Arroyo在「占星、心理學與四元素:占星諮商的能量途徑」一書中引用Dane Rudhyar的觀點,
認為星盤所揭示的是一個人主觀的內在經驗,不等同於外在的現實事件,
而這也是Carl Gustav Jung以降,對於心理占星的普遍看法。

當然,對於Jung這位20世紀的魔法師來說,
世間的一切都是象徵,占星符號也包括在內。
直到如今,占星學還是以希臘神名、神祇與星座起源的神話,
來解釋行星、星座與宮位所代表的涵義,
這也對初學者(尤其是東方人)構成了進入障礙,
如果不對神話學與象徵符號下一番苦工,
如何能掌握占星學的世界觀?
光憑一套12星座和行星的關鍵字系統,
能解讀出多少生命的層次?我對此抱持懷疑的態度。

占星學的起源是不是以人類為樣本的統計學,如今已不可考。
我們只知道,在解讀星盤的時候,
得在概念上先假定有個神,有個神秘的力量,或甚至是自己的靈魂,
讓我們在行星排列成如此這般的時候出生。
而這些行星、星座、宮位、角度象徵著什麼,
又為什麼象徵某些特定的情境與行為模式,
其間的關聯就像是黑盒子運算,
讓占星充滿了神秘學色彩。

我相信Jung所提出的集體潛意識,
同樣的主題在不同文化中不斷演繹,
人類因此而留存了下來,不管是經由生物性的基因,
作品的流傳,還是教育的傳承。
然而,在生老病死這最基礎的原型之外,
隨著時代往更個人化的方向流變,
象徵的解讀要不是變得更隱晦,以指涉一個廣泛的意象,
就是需要更多案主的個人資訊做事件判斷。
否則,試論希臘神話對現代台灣人之意義?
God knows.

既然星盤揭示的是當事人的主觀經驗,
所謂「經驗」就是過去已經發生過的事,
那占星能不能預測未來呢?
答案是可以,如果拿佛洛伊德老先生「人是過去受害經驗的組合」理論來輔助解釋,
就比較容易理解占星對未來的預測是什麼了。
大多數人是基於過去的經驗來對事件做反應的,
因此,說星盤是一個人性格的縮影也不為過,
用這些資訊推測案主對某事的反應,足夠了。

基於同樣的理由,
我相信占星可以對人的性格鐵口直斷,
對外在事件的預言卻很容易出包。
甚至,當一個嬰兒呱呱墜地的時候,
星盤所謂的「主觀內在經驗」又意味著什麼?
他不過是個嬰兒,頂多只有10個月的人世經驗,
這10個月足以構成一張星圖嗎?
追溯到這裡,占星的本源或許可以說是一種信仰,
相信宇宙間存在著神秘的力量,無論我們叫他上帝或一切萬有,
決定了人降生在世上「必須」形成的主觀經驗。
這是非常西方式的思辯,不禁又令我想起概念先於實體,還是實體先於概念而存在的老問題。
太複雜了,先寫到這裡。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