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了一天,週一說什麼也要掙扎去上班,
心想,待在家休息只會更慘。
老媽殷殷囑咐我拎個壽桃當早餐,不知何故,
總覺聽了十分不蘇胡。
果不其然,不吃還挺得住,一吃就症狀復發,
痛得我只能關成省電模式,
努力把狀況壓制在比打瞌睡好一點點的水準,
以免驚動長官同事。

 

好不容易撐到下班,馬上朝距離最近的行天宮狂奔。
十分不湊巧,天黑下雨,行天宮又正在做法會,
裡裡外外圍得水洩不通,
善男信女只能在中間上香擲筊。
我這個頭痛欲裂眼冒金星的民女,頂著秋風細雨請關二爺做主,
擲了幾筊,結局卻令人傻眼:
本宮不受理此案,請逕向關渡宮投訴。

 

......都說關渡宮了,只得找家住北投的某人哭哭,
規劃關渡宮進香團行程。

 

於是這件事在關渡宮的娘娘媽祖跟正妹觀音主持下解決了。
至於那平埔族的神靈所求為何,
這一趟有多少搭順風車的雜靈,
平平都是拜娘娘媽祖,
又為何指定關渡宮而不是松山慈祐宮或大甲鎮瀾宮等等,
天曉得<囧>,或許是出於管轄地的考量?
總之,幸好在關渡宮沒擲出更傻眼的結果,
例如「本宮不受理此案,請逕洽行天宮」之類,
那真是要仰天長嘯欲哭無淚了。

 

P.S.朋友分裝了肯園的王者魔杖來看我,結果一進門就碰個粉碎,壯烈犧牲。
不愧是代表獅子座的精油,選擇了如此驚心動魄的出場跟結束......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