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土星回歸一起發生的,除了身體上層出不窮的小毛病之外,
還有日常工作。
這兩者在占星上本就同屬6宮的領域,
去年仗著事業宮(10宮)有流年木星當靠山,
再大的案子分到我身上也會時限延後,甚至取消。

 

但是我知道,自己工作得並不快樂。
不單純是換了一個有焦慮傾向的上司的問題,
我覺得我跟這個工作環境、氣氛,和同事處理事情的態度,
一直都格格不入。
不能說是討厭他們,但我總會在心裡跟自己說,

 

為什麼,平平是同樣的案子,我做就沒那麼多問題,你們就弄不好。

為什麼,連這麼雞毛蒜皮的事情都不負責任,
連這麼芝麻綠豆大的事情都要推。

 

或許,我是很失望,對這個所謂「中央」「高層」的幕僚們,
原本期待他們是有想法跟擔當的精英,
或者至少是努力做事的人。

 

但,終究是我想太多了吧。
我並不是他們的長官,要擺架子教訓也輪不到我。
而且,假使有一天我爬到長官的位子,
我能接受各式各樣下屬的類型跟問題嗎?
我會不會也變成一個,要求很多又沒有肩膀不下決斷的鳥上司?

 

筋疲力竭的一晚,我突發奇想,
用晚香玉ATTAR稀釋在葵花油裡按摩身體。
其實晚香玉一直給我非常深沉的感覺,
跟它嬌豔的名字一點都不相符,
也不像橙花那麼歡樂、茉莉那麼縱欲,
我想要更安於自己一點。

 

然後,我做了一段很深很深的夢。
夢裡,母親帶我求醫,
依稀是小時候,母親強抑著怒氣的臉,好像是我打擾了她什麼,
又因為我是她的孩子,她不得不放下自己的事情,
帶著生病的我去看醫生。

兩次之後,母親便不再帶我回診了,
也沒有給我醫生的地址或連絡方式。
夢裡,我只能靠著那兩次的記憶,自己摸索到醫生的住所。
或許,比起迷路的恐懼,
我最不能釋懷的,是母親的不甘願吧。

 

為什麼你連自己的身體都顧不好,造成我的麻煩?
為什麼你連自己找醫生看都不會?

 

這麼說來,我也不知不覺成為了像自己母親一樣的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letili 的頭像
beletili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R
  • 有些時候,徹底的放棄「你們為什麼?」的心情,似乎比較輕鬆點。
    因為,沒什麼為什麼,那些表現就是他們身為自己所必須與應然的樣子。
    (不過如果被拖累了還是會想罵聲髒話。)
  • 其實事實就是,期待正在學走路的小孩會飛,根本是給自己找麻煩XD

    beletili 於 2009/01/08 11:09 回覆

  • n
  • 感覺可以適時的伸出拐杖。XD
  • 然後絆倒他(喂)

    beletili 於 2009/01/09 17:19 回覆

  • R
  • 現階段的結論是:
    既然他們可以任性,那我為什麼非讓不可?
    (咬回去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