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追殺令.jpg 

真是聽到片名就不想看的糟糕翻譯,內容有追殺,但極光在哪兒?
偉大的祖國翻成「移魂都市」,是切合到主題了,
但也很有不知所謂的Fu,不如老老實實地照翻「黑暗之城」吧,
1998年的片子,比駭客任務還要早1年,
應該不會跟微光之城、暮光之城等等的打成一堆(←想太多)。

 

來自外星的異種生物,為了拯救即將滅亡的種族生命,
綁架了一群人類到某處,用集體的精神力量建造了城市。
每晚12點,他們便讓人們陷入沉睡,
將掉換、變造、重新混和後的記憶注射到人們腦中,
然後配合這些新製造出來的記憶,改變城市的建築與人們的生活用品。
今天,你可能是一個受盡雇主鳥氣的窮人,明天就成為億萬富翁;
或者,今天你是一個在酒吧演唱的女伶,幾天後成為售票員。
他們希望,在一次又一次的記憶實驗中,
能夠找到人類的靈魂,將整個種族的記憶灌入而留存下來。

 

當然,在日復一日的夜間工程中,總會出現不該醒來而醒來的人,主角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這段記憶被賦予的名字是John,
如果記憶被注射成功的話,他本該有一個外遇的妻子,
兩人在激烈爭吵之後,他離家出走,在旅館住了三週,並連續虐殺了六名應召女。
但,失誤出現了。
他在浴缸中醒來,發現房中躺著方死不久的屍體,
他卻記不起自己是誰,也不記得曾經住進旅館,甚至殺過人。
一通神秘的電話響起,說有幾個黑衣人正在追殺他,
黑衣人有圖有真相:

極光追殺令1.jpg 

這些就是把人類捉來做實驗的外星種族,
看到他們很認真地把沉睡中的人們搬來搬去,然後變更佈景跟擺設,
實在很像小精靈啊~(誤)

 

回到正題。
除了外星生物之外,人類世界也開始追查這起不存在的凶殺案。
第一任探長便是上一篇提過的瓦倫斯基,
他越是深入探索,就越是走不出思考的迷宮。
為什麼從前的事情,越是去回憶,越覺得是一場又一場的惡夢,
記憶中的情節,有時跟現實物件是吻合的,有時卻又全無關聯。
除非,一開始就沒什麼凶殺案,
他也沒有精神失常,被嚇壞的妻子只是被搬來此地的陌生人,
這一切一切,都是被製造出來的!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非常微妙的隱喻,個人認為比駭客任務更加精闢。
很多人會問,如果來地球是一趟修行生命課題的旅程,
為什麼不讓我們記得累世以來發生過的事?
為什麼不讓我們記得自己的使命與課題,這樣不是能更快更精準地修行嗎?
這是無法回答的問題,因為問題所指涉的東西是不存在的。
現在的我,是依據過去經驗的累積來認知和行動,
直到搭載自我意識的肉體死亡(相當於下次出生前的睡眠時間)。
那,是不是就一了百了了呢?
瓦倫斯基搭著地鐵,繞了整個城市一圈又一圈,想要找到出去的路,
但這城市是外星生物所建造的,脫離他們掌握的路並不存在。
體認到此一現實的瓦倫斯基,從月台上縱身一跳,結束了生命。

他們會來追你,就像他們來追我一樣。
但是沒關係,我已經找到出去的路了。

肉體死亡,意識已無法再被灌入變造的記憶。
然而,外星生物的資料庫裡,卻仍然有著從瓦倫斯基生時所提取的記憶。
這些記憶,會跟別人的記憶混合之後,在另一個人身上活下去。
那麼,瓦倫斯基算是死了還是活著?
是出去了還是仍在世界之內?

 

如果執著於每一段記憶,最後會不知道自己是誰。
或許打從一開始,這個名之為我的意識,以及我認知到的世界就不存在,
只是一次又一次、混合了許多因緣種子的集合體罷了。
是以,不記得才是常態,記得是宇宙的失誤,可是會讓人瘋狂的。
我很喜歡主角在片中捶打著每一個沉睡的人、試圖喊醒他們的橋段,
這個城市只有漫長無止盡的黑夜,陽光存在於被灌輸的記憶裡,
卻一直沒有人發現,因為每次醒來時間都已經是晚上了。
而存在於每個人記憶中的貝殼海灘,
只是一張畫著比基尼美女的海報,
沒有地鐵可以到達,沒有人記得怎麼去。


當然,因為那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主角想去那兒尋找自己的童年,也是沒有意義的。
但是,我們會在旅程的終點,
找到世界的真相。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