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很早就知道,父親在她身上投射了很多很多的失落。
母親是個看起來不錯,實際上跟丈夫是兩條平行線的人。
跟許多那個年代的夫妻一樣,他們的話題只有吃飯和孩子的成績。
但即使是說話,內容也沒有任何交集,或許他們也不期待有什麼交集。

 

父親總是和她談論,一些假設性、概念性,或者學術性的話題。
甚至他說,希望她將來能嫁給像他一樣的人。
她可以感覺到母親的怒氣,因為插不進這些太抽象的話題而無處發洩。
在那一刻,她有贏過母親的錯覺,
這個沒知識、蠻橫無理又沒有社會能力的女人,
除了是父親的妻子和她的母親之外,樣樣都遠遜於她。

 

她才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父親的人。
等她長大,她會將男人從任性的女人手中解救出來,以為那就是愛。
所以,就算沒有名份又如何?那些女人也只不過是用名份綁住男人,
而她的愛是超越的,男人將因為她的愛而得到自由。

 

一直要到很久很久以後,孩子才會明白,
父親的失落太沉重,而她扛不起來。
回應父親的愛,應該是母親的責任,而不是女兒的;
如果她想取代母親的位置,就註定永遠對情感失望。

 

無論她多努力,父親只會訴說自己在婚姻裡的無奈,卻不會對妻子惡言相向。
無論她多柔順,男人只會抱怨另一半的無趣跟任性,卻不曾考慮分手或離婚。
因為打從一開始,她就只是一段失落的愛情的替代品。
孩子必須重新找著自己的位置,從現在開始。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