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火星剛經過天底進入我的4宮(家庭宮),果然威力驚人,
基於月亮牡羊被逼急了的自衛心理,我最近真是暴躁得可怕,常常有翻桌的衝動,
覺得自己要是聽到玻璃桌面碎一地的聲音,一定很高興。

月正是家庭宮的主星,落入了我的命宮,很不巧落在牡羊座,
很多朋友以為我是個"激烈的"不婚主義者,
但其實我是很想要一個家的,最好有孩子,有寵物,有很多食物,有大床和沙發可以打滾,下了班帶著孩子或大狗出門散步,
哈哈,想不到吧?

然而現實是,我只要待在家時間一長,就會生出一堆莫名病痛,
鼻子過敏啦,頭痛啦,腰酸背痛體力下降啦,一出門卻又自動痊癒。
我不知道有多少次逃出家門、祈禱自己可以在辦公室加班加到死的經驗,
當然那是太極端了,
火星啊,如果沒有機會消耗掉那粗野原始的精力,動得不夠是會生病的。

而我因此對月亮感到煩躁,對月亮所代表的滋養和照顧也感到懷疑。
我更不確定這個在命宮的月亮能給出多少愛,夠不夠成熟到自己構築一個家。
我只希望我受夠了月亮的神經質、情緒勒索和無理取鬧,
就不要讓別人也遭受同樣的痛苦。

不過這些,都是要親身經歷才能獲得解答了。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