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頭頂一定出現了黑旋風。

不是可以吃的那個,這不是開玩笑的,有看夜巡者的人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父母對子女的psychal attack,是非常棘手的情況;

雖然我卡到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已經不是新聞,

通常自己可以處理,

但只要事件牽扯到母親大人,

我必中無疑,而且為時甚久,狀況甚為慘烈。

記得一年多前,母親開始身體不舒服,也檢查不出個所以然,

於是我代替母親去朝山,

這下子不得了,明明是宗教聖地,我卻一點清靜的感覺都沒有,反而頭痛欲裂,

好不容易掙扎下山,一躺就是兩天。

這還只是開端而已,

我原本以為,為母親代受這些(冤親債主?)也就罷了,

後來情勢演變到我只要一出門跟朋友遊樂,必中;

只要母親去醫院檢查治療的前一天和當天,必中;

輕微一點就只是做惡夢,

嚴重一點就會像昨天一樣,

半夜爬起來狂吐,偏頭痛到想乾脆死了算了。

也不是沒試過止痛藥,沒效;

給醫生看,醫生一臉疑惑地說,你太緊張啦,開點鎮靜劑好好睡一下吧。

奇怪的是,只要離家越遠,我的偏頭痛就會逐漸消失;

但是跑到離家遠的地方,回家當然又得捱罵。

現在想想,這27年我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呀?

我一直不肯相信自己的父母親會對小孩psychal attack,無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

但不管我相不相信,它的確都一直在發生。

近來還更嚴重,連骨頭關節都加進去一起鬧;

占星學裡頭部由牡羊座主管,我這個牡羊月座被母親(月亮)psychal attack,當然免不了從頭痛開始發作,

骨骼牙齒則由魔羯座主管,也意味著父親的影響力,

所以我很絕望地想,

母親的殺意早就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現在連父親都要一起嗎?

老天啊,

你到底要我明白什麼?

我這麼這麼努力想求得平衡,

換來的卻是肉體和精神上雙重的痛苦,

一定是我哪裡做錯了...一定是我做錯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letili 的頭像
beletili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