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上篇,不是我結婚啦,

至於訂婚情節,前略。

 

這種時候,就會思考起訂結婚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禮俗。

在姨丈分派陪嫁人員任務的時候,

我心想,結婚真是不得了,每一步都是魔法呀,

整個過程活脫脫就是一個大型的施法儀式,

從物品的選取、位置,到在場每一個人員的動作,

要不就是不要開始這個儀式,全部照自己的意思來,

要不就是整套做到底、做個足,

只做一半問題就大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

當然魔法是個極時髦的名詞,

中國人的魔法感覺起來好像就是畫符唸咒之類,

不過格主要用這次自身的慘痛經驗告訴大家,

結婚的「外場」,可是很恐怖的。

 

為了不重蹈上週訂婚被沖的覆轍,

我很早就跟娘親表明,陪嫁這份差事是擔不得了。

至於去當白吃白喝的賓客,我想也不至於那麼衰,

上週才被沖一次,難不成這週還沖我?

一面做如是想,一面把海鹽經書檀香急救花精等等都帶齊,

以備不時之需。

 

結婚當天,據說是大好日子,

台中的中僑花園一共四、五個廳,全被新人訂滿。

我才一踏進場子、找到位子坐下,

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上來了。

這次的目視範圍,竟比上次更加明顯,

連冤親債主們的形容樣貌、意欲何為都清清楚楚。

新郎新娘進場,廳內掌聲雷動,

我卻哭喪著一張臉,很觸霉頭吧。

表姐,真的很對不起,明明是你的大喜之日,我卻連說恭喜的力氣都沒有。

還有阿姨姨丈,造成你們的麻煩,真的很抱歉。

 

我沒有辦法忽視那些前推後擠、呼喊著要分食的眾生,

除了身上痛苦,心中又分外感到悲哀。

人們都看到光鮮亮麗、歡天喜地結成夫妻的新人,

確實那也是值得高興祝福的事,

但那些累世累劫的父母兄弟、伴侶跟子女,

現在又在哪裡呢?即使站在眼前,也看不著摸不著,

曾經十分恩愛或痛恨厭惡又如何?

看,他們不就站在那兒,

或叫或哭,形容殘破,互相推擠踐踏,只為分到一點點供養。

即便沒了肉體,執著跟欲望還是那麼強烈,

今日一訂終身,又種下無量無數因緣,何時方能解脫?

如果是我至親至愛的人,又怎麼忍心讓他們淪落至此,

人鬼殊途,兩不相見?

無怪地藏菩薩在兩世為孝女時,

要為作惡的母親發下「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大願來。

 

據爹親說,我那天全身發冷,連手指都發黑了。

可是台中的中午,明明就有將近30度的高溫跟烈日呀()

 

不說了,還是加緊用功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letili 的頭像
beletili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