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夢境充斥著幼兒的對話,
推測夢裡的我應該處於幼稚園時代。

夢境一開始我就跟另外兩個小孩被綁架了,
綁匪是2~4個左右的大人。
我跟其中一個女綁匪頂嘴,女人當然就生起氣來;
旁邊兩個小孩拉拉我,發著抖說:
「你怎麼這樣跟綁匪說話呢?萬一他們生氣,把我們殺掉怎麼辦?」

夢裡的我,得意地回答:
「我2歲的時候就被綁架過一次,現在是第三次了,從來沒被怎麼樣過,放心啦!」

唉呀,2歲,
那不幾乎是我從鄉下奶奶家,被送到台北給爸媽養的年紀嗎?

因為我一直大哭不肯上車,
所以我還記得,大人們騙我說只是到台北玩幾天,很快就會回來了。
我說,騙人,那阿媽為什麼不跟我一起去?

結果我當然再也沒回去那個自由自在、亂跑亂跳的時光。

剛到台北的時候,有一陣子我很愛哭,
拖鞋掉了也哭,小雨傘折到了也哭,
幼稚園老師不勝其擾,把我關進廁所裡「冷靜冷靜」。
後來怎麼把眼淚流乾不再哭的,我也忘記了,
說不定是不想記起來吧,嗚呼。

夢中的綁架令人聯想起家暴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長久以來思索著與母親的惡劣關係的我,
不由得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letili 的頭像
beletili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