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不得不演出聲淚俱下的控訴戲碼,雖然那不是我的風格。
雖然我已經不認為家庭暴力能再傷害我多少,
我也不期待能從親人得到什麼祝福或實質協助,
那些親屬稱謂,變得越來越只是個名詞,
但我還是聲淚俱下了,也控訴了,
姑且稱這樣的行為叫反擊吧,
如今已然明白,任何事都是必然的結果,
思考、回溯、預測、計畫,也是必然的一部分,
那麼「我」呢,被世間的法則束縛的我,
明明無有存在,卻必然的不可脫離,
且讓我暫時吐露感傷與無奈吧。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