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女祭司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孩子很早就知道,父親在她身上投射了很多很多的失落。
母親是個看起來不錯,實際上跟丈夫是兩條平行線的人。
跟許多那個年代的夫妻一樣,他們的話題只有吃飯和孩子的成績。
但即使是說話,內容也沒有任何交集,或許他們也不期待有什麼交集。

 

父親總是和她談論,一些假設性、概念性,或者學術性的話題。
甚至他說,希望她將來能嫁給像他一樣的人。
她可以感覺到母親的怒氣,因為插不進這些太抽象的話題而無處發洩。
在那一刻,她有贏過母親的錯覺,
這個沒知識、蠻橫無理又沒有社會能力的女人,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做著回不了家的夢。
夢裡,不斷地轉車、換交通工具,甚至走了很遠很遠的路,
卻永遠到不了那個家。

 

那不是我想去的地方,卻是我出生的地方。
或許我放不下的是,那個家不應該拒絕我。
然而,站在緊閉的大門前,
我突然明白,自己已經失去了回家的方法。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常常跟處於關係中並且受傷害的人說,不要犧牲自我,要去完成你自己。
吊詭的是,如果沒有為一段關係犧牲自我的準備,這段關係或許根本不會存在。
畢竟,維持自我跟經營關係是天秤的兩端,是1宮與7宮180度軸線的喻意,
無論是關係中沒有自我的人,還是不想放棄單身之美好的人,
都是做著同一個練習題。

 

「如果他再如何如何,我就會離開他」、「說不定有一天他會改變,所以我還是再忍耐一下」、「如果有出現一個我很愛的人,那我也願意為他遷就一點」
諸如此類的想法,都是把事件的發生點放在未來、把創造的力量限定在某個特定對象身上。
於是,那個人「現在」永遠不會改變(因為他「未來」會改變嘛),那個我愛的人「現在」也永遠不會出現,
老天爺像是沒有聽見這些祈求,總是送一堆討厭的人或狀況過來,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09 Tue 2010 10:06
  • 陰魂

她是不是真的已經走了呢?
望著漆白的牆壁,空蕩蕩的房間,我突然這麼想。

 

窗外還下著雨,屋子裡濕冷的空氣卻像與外界無關,
逕自往肌膚血液裡滲。

 

好冷好冷。

 

妳還在這裡嗎?
或者妳就是在這樣的空氣中閉上眼睛的呢?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1 Wed 2009 16:25
  • 放手

執著於那個受傷害的,
想要求更多更多的愛來平撫它,
每一次的要求,卻像雙面刃一樣,砍向別人也砍向自己。

 

難道我就不難過嗎?
難道我就不痛苦嗎?

 

我害怕被那個聲音淹沒,
害怕自己沉入黑暗的漩渦裡面。
有時候,我像個小孩一樣害怕黑夜,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躺了一天,週一說什麼也要掙扎去上班,
心想,待在家休息只會更慘。
老媽殷殷囑咐我拎個壽桃當早餐,不知何故,
總覺聽了十分不蘇胡。
果不其然,不吃還挺得住,一吃就症狀復發,
痛得我只能關成省電模式,
努力把狀況壓制在比打瞌睡好一點點的水準,
以免驚動長官同事。

 

好不容易撐到下班,馬上朝距離最近的行天宮狂奔。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我一直不大確定自己的感知範圍。
有時,幾百公尺外有出殯的車隊經過,我在幾分鐘之前就會感到不舒服。
家人或朋友參加喪禮,或經過一些亂七八糟的地方,或被惡意所糾纏,
十之八九都會讓我出現身體排斥反應。
其一,是頭痛欲裂,從眉心痛到眼睛再痛到頭頂後腦,偏頭痛的藥物也無效。
其二,是全身發冷,皮膚表層發燒,熱水熱茶棉被衣物當然無效。
其三,是撕心扯肺的作嘔,彷彿連內臟都要翻出來啦。

 

為了因應這些防不勝防的狀況,
當然發展出一些應對的方法。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窮凶極惡、殺人放火並不是成為加害者的唯一條件,
很多時候,滿腹委屈的被害者更有加害別人的資質。

忘記在哪看過,
說是被害者因為親身經歷,所以知道怎麼加害別人最痛。
但,與其說這是有意識的加害行為,
不如說是出於自身經驗的反應。

自我遭受外來壓迫或衝擊,
使得原本建立的人我界線發生崩壞,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7 Wed 2008 15:27
  • 許願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已經不大向上蒼祈求什麼了。
小時候,曾經希望每個人都少一點痛苦,
這個願望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現在想起來,
說不定是因為自己過著無法表達真正情緒跟喜好的生活,
才許下這樣的願望吧。

難吃的東西,不能說難吃;
討厭的事情,不能表現出討厭。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1 Mon 2008 21:57
  • 孤單

夢見了學生時代,同學各自分配了掃除工作,還有搭檔。
開始的時候,我先去找了搭檔,想跟他一起工作;
但,雖說是搭檔,其實也是根本不認識的人。

大家各自忙著手邊的工作,
沒有人注意到我,包括我的搭檔。
我靜靜地跟在他旁邊,等他有空的時候可以說上話,
夢裡像是過了幾個小時,他連頭都沒抬一下。

突然間我想起來,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正確地來說,是從7/6-7去竹山玩的時候就開始了。
天氣炎熱,我在山下的麥當勞喝了草莓優酪乳,
一到上山閱讀,冷氣與大雨襲來,
我的胃也就這麼絞成一塊,寒氣從脊椎骨直往上竄,
整個人趴在桌上縮成一團。

好不容易症狀稍減,
一行人移動到投宿地點:天空的院子
雖是有百年歷史、古樸優雅的房舍,環境也十分清幽,
無奈此身硬是對美景無動於衷,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7 Thu 2008 09:24
  • 缺口

因為無法接受,所以才一直尋找理由。
然而,就算找到一百種理由,一千種意義,
還是不等同於接受。

接受與不接受,自我之牆於是產生了缺口。
一天一天,當我慢慢放棄修補的渴望,
那缺憾再痛起來,終究也無感了。

回頭看看,
就是努力求生和自我破壞的循環,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07 Mon 2008 11:00
  • 了解

以前,我從不覺得了解一個人會很困難,
如果我不了解某個人,
一定是我不想去了解,或是我不夠聰明而已。

只要我想做,沒有辦不到的事,
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真不知是從哪來的。

那時,我也以為大腦的理解與否,
將會決定我對人事物的好惡。
畢竟,如果你根本不了解那個東西,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晚做過肌肉按摩之後,做了這樣的夢。

兩個不認識的人向我借襪子,最普通的那種。
其中一個人說道,只是雙襪子嘛,
幹嘛要用借的,隨便去超商買一雙就好了呀。

言之成理,
但另外一位發揮了占小便宜還理所當然理直氣壯的精神,
說道,幹嘛用買的,不借白不借。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18 Wed 2008 11:28
  • 童話

有一天,女孩推開了地下石室的門,
消失在門之後。

地下是男孩的房間,
他的床就在通往門的走道上。

所以他,從頭到尾,注視著女孩推開了門。

夜裡,女孩的母親來了,
質問他女孩去了哪裡。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8歲生日。

不同以往地,我並沒有許願的興致,
或許是土星回歸的緣故,
又或許是一切都恰好到達了清算的臨界點,
是明白長久以來,自己一直用什麼樣的面目在世上行走的時候了。

這一年,我重新認識了一個跟自我認知完全相反的自己,
彷彿光與影之並存,
光越強越明亮,影就越長越清晰。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28 Mon 2008 21:02
  • 舊事

很久沒有一個人去行天宮。

坐在迴廊上,陽光刺眼,香煙裊裊,
熟悉的氣味,熟悉的人聲呢喃,我閉上眼睛。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很少祈求自己的事;
甚至也不祈求,只是沉浸在一種傾聽的情緒裡。
聽著別人的遭遇,總覺得自己的苦難也能得到平息,
人們的相貌、性格是如此迥然相異,
生老病死、悲歡離合卻又如此相同,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火燄,不停從肌理中滲出,瞬間燃燒起來。

半徑一公尺?一公里?我失去了空間感。

透明的火燄,像是存在又不存在這個時空,

漸漸包圍成圓周,安靜而不熾熱地。

「燒吧,」我說。「像Vesta的城市聖火,像Brynhild的神罰之火那樣燒吧。」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冥河。

夜裡天空佈滿了星星,河面映著黑夜和星光,微微搖晃著。

躺在船隻上,周圍是黑色的水流,風從耳邊滑過。

風或許是靈魂,而星星是什麼的目光。

順著冥河的方向,會到哪裡去呢?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過去的時間,是不可能再重來了。
過去的人事物,和經由這些所引發的感觸,組合成了經驗。

心理時間是種有趣的東西,或許可以說,那兒根本不存在時間軸。
過去推展出了現在,未來從現在生成,
經驗像是土壤,而事件在其中生根萌芽。

既然那兒不存在時間軸,那麼給夢境做時間判定就是危險的。
占夢的意義在於了解過去,不在預測未來。
換言之,夢境只是過去的拆解跟重組,沒什麼神秘力量。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