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跟一個上了年紀的OL共桌,
我看著康是美的DM,就這樣聊起天來。
說著說著,她提到高中休學的女兒,眼眶紅了,
這頓飯就吃了很久很久。

我告訴她,在我家發生的故事,
雖然那不能代她決定任何事情。
管與不管,終究都是執著,磨心肝。

可是,如果沒有這份執著,我們不會真的知道什麼叫放下。

我不敢說自己已經從受害的陰影裡走出來,
或許我也還在執著那個受害的自己,認為母親從沒間斷地迫害我。
我甚至懷疑,「在父母親眼中,孩子永遠是孩子」的說法,
只是大人們不想放棄權力的藉口。
孩子不只是孩子,他們跟所有的人類一樣會長大、變老,
在那個更大的架構之下,她不是你的設計品,
也不是誰的財產,甚至不是她小小的自我可以左右。
我只能祈禱,每個人都能走自己的路,接受自己的命運和之後的結果,
平靜而坦然,不要有太多痛苦。

面對很難,放下很難,
所以才要花一輩子的時間來嘗試。
媽媽,加油。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