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  1:17虎仔出生
流年木星也在這幾個月推進了我的命宮
第一次這麼有意識地感覺到  木星所代表的新領域  從原本的生活遠遠地延伸、拓展
一個孩子就是一個新世界  如同自己也在那個世界重新活了一遍
感謝木星所賜予的禮物

 

 

 12212010180.JPG  

 

DSCF9235.jpg DSCF9332.jpg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孩子很早就知道,父親在她身上投射了很多很多的失落。
母親是個看起來不錯,實際上跟丈夫是兩條平行線的人。
跟許多那個年代的夫妻一樣,他們的話題只有吃飯和孩子的成績。
但即使是說話,內容也沒有任何交集,或許他們也不期待有什麼交集。

 

父親總是和她談論,一些假設性、概念性,或者學術性的話題。
甚至他說,希望她將來能嫁給像他一樣的人。
她可以感覺到母親的怒氣,因為插不進這些太抽象的話題而無處發洩。
在那一刻,她有贏過母親的錯覺,
這個沒知識、蠻橫無理又沒有社會能力的女人,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做著回不了家的夢。
夢裡,不斷地轉車、換交通工具,甚至走了很遠很遠的路,
卻永遠到不了那個家。

 

那不是我想去的地方,卻是我出生的地方。
或許我放不下的是,那個家不應該拒絕我。
然而,站在緊閉的大門前,
我突然明白,自己已經失去了回家的方法。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29 Tue 2010 10:42
  • 月蝕

一連做了好幾天跟父母親有關的惡夢,
最後進展到孩子,
大概是摩羯座月蝕大十字的關係吧?

 

起初,夢見自己在捷運上掉了手提袋,裡面有我的員工識別證、悠遊卡(或者還有某部分的皮夾?)
但因為上課快要遲到,也無暇去找,心想待會再打電話分別去停卡或補辦就好了。
教室位在一個像車站的地方,我找了靠走道的位置坐下,
一會兒老師從後邊晃進來,拍拍我的肩,
蹲下來望著我說:「其實你很害怕這個孩子對吧?」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記得韓良露老師在《生命歷程全占星》說到流年木星入12宮,
像是經歷了苦行的流浪者,走到了菩提樹下。

 

就像旅行者的暫歇,不是自己想要休息,
而是一種神祕的匯聚─曾走過的路、做過的嘗試、經歷過的情緒,
都在這一年匯集到了某個旅途的中點。

 

因為懷孕的緣故,
很自然地把工作、家事、送往迎來等等的事務放到了一邊去。
原先預想會經歷一番掙扎,例如工作與家庭的抉擇啦,對小孩的觀念差異啦,意外地也沒有發生。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們常常跟處於關係中並且受傷害的人說,不要犧牲自我,要去完成你自己。
吊詭的是,如果沒有為一段關係犧牲自我的準備,這段關係或許根本不會存在。
畢竟,維持自我跟經營關係是天秤的兩端,是1宮與7宮180度軸線的喻意,
無論是關係中沒有自我的人,還是不想放棄單身之美好的人,
都是做著同一個練習題。

 

「如果他再如何如何,我就會離開他」、「說不定有一天他會改變,所以我還是再忍耐一下」、「如果有出現一個我很愛的人,那我也願意為他遷就一點」
諸如此類的想法,都是把事件的發生點放在未來、把創造的力量限定在某個特定對象身上。
於是,那個人「現在」永遠不會改變(因為他「未來」會改變嘛),那個我愛的人「現在」也永遠不會出現,
老天爺像是沒有聽見這些祈求,總是送一堆討厭的人或狀況過來,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09 Tue 2010 10:06
  • 陰魂

她是不是真的已經走了呢?
望著漆白的牆壁,空蕩蕩的房間,我突然這麼想。

 

窗外還下著雨,屋子裡濕冷的空氣卻像與外界無關,
逕自往肌膚血液裡滲。

 

好冷好冷。

 

妳還在這裡嗎?
或者妳就是在這樣的空氣中閉上眼睛的呢?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款令人感動的作品,
在前中後段成功表達了女性的三種原型:女兒、妻子與母親,
無怪乎網路上稱它為潘海利根的經典名香。

Artemisia.jpg 

一開始,是清新山林的味道,(油桃、綠葉)
狩獵的月神Artemis背著弓箭,身邊跟著獵犬,在山野間奔跑。
她是天神Zeus的女兒,婚姻的誓言還離她很遙遠;
傳說,一位魯莽的獵人只因看到了她與侍女們沐浴,
就被變成了鹿,被自己所帶來的獵犬咬死;
也有人說,她曾愛過一位名叫Endymion的牧羊少年,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1 Fri 2009 10:14
  • 回家

夢裡,因為兩人的新家還沒準備好,所以暫時回到了娘家。
彷彿剛結束一段旅行,正整理著行李,
眼看太陽就快要下山,
我像個小孩一樣跟他吵鬧起來

 

帶我走,帶我走嘛,我不要留在這裡。
晚上爸爸媽媽就回來了,我不要遇到他們,我們趕快走嘛。

 

不知為何害怕著夜晚,
或許會被什麼吃掉也不一定,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被娘家連番追殺喜帖進度,
新娘只好把這樁工程賴給攝影師(瑪哲)趕工,
一週後收到了調過色修過片的初稿。

4.jpg 

有沒有很像本人哪?(敲碗)
友情贊助的造型師(晶菁)也是幕後大功臣,連禮服都是她免費提供跟修改,
完成了我「婚紗照一定要照得像本人!」的夢想。
(早上五點半就提著大包小包到我家待命,每一包都重得要命,新秘根本是體力勞動者吧~"~)

另外一個夢想是,跟咪卡合照。

1.jpg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