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9 Tue 2010 10:42
  • 月蝕

一連做了好幾天跟父母親有關的惡夢,
最後進展到孩子,
大概是摩羯座月蝕大十字的關係吧?

 

起初,夢見自己在捷運上掉了手提袋,裡面有我的員工識別證、悠遊卡(或者還有某部分的皮夾?)
但因為上課快要遲到,也無暇去找,心想待會再打電話分別去停卡或補辦就好了。
教室位在一個像車站的地方,我找了靠走道的位置坐下,
一會兒老師從後邊晃進來,拍拍我的肩,
蹲下來望著我說:「其實你很害怕這個孩子對吧?」

 

我愣了一下,隨即有一股熟悉的憤怒湧上,
「沒錯,」我突然激動起來。「我好害怕生了孩子之後,會變成像我爸媽那樣的人。這都是因為...............」
但老師並不打算聽我重述從前那些受害的經驗,
她已經轉身,去詢問其他同學的狀況。
這時,我看見自己的父母站在場邊,母親又是一副快要抓狂的樣子。
我知道她準備要責罵什麼,30年,夠了,我不想再聽一次。
教室的另一頭有精神科門診,我不假思索地走過去,
恰好醫生有空,我便向她叨念起母親的惡行惡狀。

 

母親氣急敗壞地追進來,想要阻止我向他人控訴,
卻被醫生的助理擋在門外,氣得大吵大鬧。
醫生都看到了,也聽我說了好幾段,
但她並沒有如我所願地安慰我,也沒有制止母親的咆哮,
只是平靜地說:「你的敘述還很亂,需要再整理。」

 

是吧,跟別人宣洩這些過往的傷害,對實際狀況並沒有幫助。
傷害已經造成,我的父母親也不可能改變,
我能決定的只有如何對待未出生的孩子。
我在夢中搞丟的東西,員工識別證、悠遊卡,或者還有皮夾裡的證件,
是不是象徵著,如果失去我現在擁有的一切,錢財、工作、法律所保障的人權跟行為能力等等,
我是否還能相信自己有抵抗父母侵害的能力?
去除掉這些外在的條件之後,
我是不是真的已經足夠成熟、堅強,
不再害怕過往的陰影會控制我的行為?

 

創作者介紹

Kali 我以火的十字

belet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
  • 有自覺就是種超越啦。
    而且至少有人擋著,所以頂多只會聽到叫聲,不會真有什麼問題吧(想)

    加油(拍拍)